最近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售后服务 >
最近
* 来源 :http://www.gslvw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11-23 12:04

2010年初,王超认识了从事教育培训的退休教师李东辉,两人一拍即合,跟社区合作办了一个“四点钟课堂”。

为照顾孩子,刘女士选择了调岗降薪。“孩子以前是老人接送,但老人没法给孩子辅导功课。”在她看来,应该有更多力量参与进来解决这一问题。

“我也不怎么忙,就想着给孩子辅导辅导作业。”刘女士叹了口气,“在郑州上班的家长谁没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呢。”

李东辉说,其实就是租了一间教室,请了2名专业教师,外加几名前来帮忙的义工,“教室共有20多名孩子,大多是免费在这里学习的。”

最近,刘女士把上小学二年级的外甥岩岩接到了家里。岩岩的父母忙着生意,没时间照顾他。

“你们的报道太及时了,‘四点钟课堂’真的是在夹缝中求生存。”昨日上午,市民李先生来电称,他想为郑飞社区的“四点钟课堂”说句话。

“现在孩子放学早,要么被接回家,要么进辅导班,但还有一部分孩子四处流浪。”郑飞社区主任王超说,早在2009年初,他就有了办“四点钟课堂”的想法,可社区里没有合适的场地,也没有专项资金及合适的老师,这个想法就被搁浅了。

郑州市民刘女士说,“四点钟课堂”确实能帮助家长解决一部分实际问题,但和整个小学生群体相比,公益课堂能帮助的人数毕竟很有限。

孩子放学早,家长下班晚,这中间的“真空期”,除了面临接送难题,还有作业辅导问题。

下一篇:没有了